导航菜单

患上苹果“依赖症” 蓝特光学如何“脱困”-食人蛙

以2019年为例,公司对前五名客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43亿元、3127.57万元、2846.15万元、1547.05万元、939.8万元。其中,公司对第一大客户AMS集团的销售收入便占公司当年营业收入的42.85%。

近日,浙江蓝特光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蓝特光学”)递交申报稿,拟申请在科创板上市,保荐机构及主承销商为华泰联合证券。

业内人士认为,疫情对于苹果产业链条产生影响,也同样波及到苹果未来的推新计划,其5G iPhone或将推迟至今年10月份发布。此外,苹果公司即将推出的“廉价款iPhone”在中国的组装工厂进入最后试产阶段,但因为疫情导致组件延迟等原因,可能会推迟到今年第二季度量产。

业绩不断下滑据悉,蓝特光学成立于2003年,为光学元器件的提供商,主营业务为各类光学棱镜、非球面透镜、玻璃晶圆和镜头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主要应用于消费电子、汽车、光学仪器和半导体等领域。

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蓝特光学共有48位股东,其中,董事长徐云明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合计控制公司44.14%的股份,为蓝特光学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那么,这一系列外界影响会导致原本就增长乏力、“走下坡路”的蓝特光学再遭重创吗?

报告期内,蓝特光学来自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为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1.37%、74.54%和68.17%,占比较为集中。公司的大客户主要包括AMS集团(Austria Micro Systems)、康宁集团、麦格纳集团、舜宇集团、昆明腾洋集团等厂商。

记者从公开信息了解到,受疫情影响,苹果已经关闭了全球除大中华区以外的线下零售店,公司也实行了员工线上办公的政策。

根据申报稿,2017年-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1亿元、3.95亿元、3.34亿元,对应净利润分别为1.68亿元、1.14亿元、1.16亿元,除了最近一年的净利润略有回升,公司整体业绩似乎在走“下坡路”。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外销收入为3.02亿元、2.32亿元、2.05亿元,占同期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73.59%、58.84%和61.42%。

此次申请科创板上市,蓝特光学拟募集资金7.07亿元,用于“高精度玻璃晶圆产业基地建设项目”、“微棱镜产业基地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当中。

对此,公司解释称,其下游主要为消费电子行业,由于终端客户产品更新换代具有一定的周期性,进而带动公司业绩波动;另外,公司2018年以来增加固定资产投入较多,使得折旧费用上升,业绩受到一定影响。

此外,记者注意到,在新三板挂牌期间,公司还曾受到行政处罚。

客户较为集中公司业务还具有以境外收入为主的特点。

蓝特光学在招股书中表示,目前全球经济放缓可能对消费电子、汽车、光学仪器、半导体等行业带来一定不利影响,以及汇率存在着波动等情况均可能影响公司业绩。

同时,申报稿中也提示了业绩下滑的风险。

就上述问题,记者向蓝特光学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那么,当前海外疫情的形势是否会给公司境外业务带来较大的影响,以及其又将采取何种应对措施?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蓝特光学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同年还向浙江证监局递交了上市辅导申请;2017年10月,蓝特光学从新三板摘牌。

蓝特光学表示,若未来未能进一步拓展行业应用领域及产品线,当下游主要终端客户需求产品出现波动或设计方案发生重大变化时,公司订单需求将可能面临较大幅度波动的情况,同时还将面临人力成本投入持续上升、市场开拓支出增加、研发支出增长等不确定因素影响。

那么,如今从新三板“转战”科创板的蓝特光学凭借的是一份怎样的“成绩单”?

患上苹果“依赖症” 蓝特光学如何“脱困”

对此,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记者表示,“海外疫情的蔓延导致国外的生产和消费需求都产生一定程度的萎缩,所以对于业务主要依赖海外订单的企业业绩不可避免地存在大幅缩水的风险。”

据悉,AMS集团总部位于奥地利,系一家先进传感器解决方案设计和制造商,同时也是苹果公司光学器件的长期供应商之一,已在瑞士的苏黎世证券交易所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公司大多产品会最终应用于苹果公司终端产品中,因而对苹果公司存在着较大的依赖。